又名:誰是他媽的建築破壞狂

※Water-Man系列1
※超英AU,全文OOC,保證歡脫!

 

美國的瘋狂歷經多年終於飄洋越海逐漸侵襲起平靜的亞洲。
到不是說亞洲有多和平,但至少沒幾個怪物新聞不是嗎?最大的災害也不過就是食安、不可言喻的政客新政見或是某家赫赫有名的公司出了大包,以及地震海嘯等無法預測的天災。英雄更是了了無幾,大部分在出名前就被規勸從良、少數規勸不聽的被抓後以破壞公務或公共危險罪起訴,其中不泛打輸官司蹲牢子去的。興許是出自於亞洲的含蓄心態、民眾對於異於常人的事件是抱有圍觀的心態,但支持?沒有上前去討砸壞物品的賠償就不錯了。
在這種不支持並微妙壓迫的情況下,沒有特殊人種保護的地區成為惡徒們的新目標,他們開始一點一滴的侵蝕著城市,從大樓蔓燒到鄉野,從海岸延燒近混泥土地,當政府逐漸應付不來時,邪惡軍團─網友們取的名字,富含嘲笑意味─已經大張旗鼓的迫害這片大地。
最開始是銀行搶劫,對這片平靜太久的區域而成功的銀行搶劫案完全可以是身任頭版好一陣子的新聞,隨著時間近續,人們知道因爆炸倒塌的大樓沒有CG動畫來的壯觀、隨處可見的街頭槍戰就像高畫質的戰地風雲、重要人士遭刺殺身亡屢見不鮮,每天都是聳動的新頭條。
但是今天不太一樣。
與往常負面的新聞和網路偏激的流言不同。

『新興英雄──Water-Man 』


像是對比不法途徑湧入的罪犯般,是道實質意義上的清流,身穿黑藍配色緊身衣的正義夥伴。
雜誌對這名超級英雄做出詳細的報導,從首次出現到最近一次的戰鬥,網路版的頁面還附有英雄高畫質的戰鬥畫面以及訪問各個不同專業的分析。
有人說這名英雄處事作風顯得年紀很輕,幾位與Waterman對過話的名眾則反駁其聲音低成渾厚堪比隔壁的蝙蝠俠,年紀絕對很大。有的人認為這麼久終於有了一個可以成為城市代表的超級英雄很棒,誰不喜歡正義與邪惡對勢的題材?狂熱者更是製作了不少這位英雄的周邊,富有技術的迷弟們剪接了他的戰鬥畫面,配上音樂就像是高預算製作的英雄電影預告一樣,極具藝術細胞和創作力於一身的迷妹們為tumblr上能搜尋到的龐大標籤量盡了最大的努力。
而在這群因為人為災害和超級英雄間瘋狂的民眾之中,部分群眾認為Waterman應該跟官方配合,並有不少陰謀論者發起抵制活動,表明這是場極其盛大的邪惡計畫,誰能確保擁有強大力量的英雄不會哪天成為發動攻擊的罪犯呢?


但這都不是他在意的。
對於見慣美國大大小小的災害和可憐的紐約以及三天兩頭都要毀滅世界的情況後,這位平凡無奇的超級英雄至所以能讓冰炎耿耿於懷,全都要歸功於Waterman在戰鬥過程中,砸毀了伊沐洛工業、銀幕牆十三片、大樓兩棟、其下零散企業五十間以上。
而這些損失他能找而這些損失他能找Waterman尋求賠償嗎?不,不行,因為就連公司最優良的追蹤技術都無法定位到那個愛砸房子的超級英雄,沒錯,超級英雄
冰炎開始後悔起搬離美國的決定,因為這位破壞英雄甚至不是任何組織的,也沒有加入過超能團體的紀錄,在那邊就算天天被砸至少還能找復仇者或是神盾局索求賠償。
Waterman卻連替自己辦一個官方twitter都沒有。


「要不要乾脆找他當代言人?」
冰炎以馬克杯與桌面碰撞的清脆作為回應。
「我們的確因為他的關係在網路平台的曝光率更高,明明被砸了不少地方但是股價反而上漲。」
「我記得今天有一位新進的研究員?」
「褚冥漾,麻省理工生化工程學畢業,我還是覺得找Waterman代言不錯。」
「視察的時候順便去研發部。」
「那原計三點跟安地爾先生的茶會延後到三點半,他還挺可愛的阿,而且身材很好。」
「直接取消茶會。」
「我了解你討厭他總是毛手毛腳,但好歹是贊助者。」冰炎哼了聲,好歹,最高評價的好歹,夏碎絲毫不受影響的接道,「而且是亞那先生重要的朋友,於情於理都得出席——對了,亞那先生最近很崇拜Waterman,前天才找我幫忙網購等身抱枕。」青年笑咪咪的關掉手機程式,語氣就像是在唱歌那樣,「還是限量的呢,為了搶到花了我不少功夫。」
「夏碎。」
「恩亨?」
「工作完成了嗎?」
「還沒,如果你父親要我訂Waterman公仔也算分內工作的話。」
「藥師寺夏碎!」


冰炎受夠了有關Waterman的消息。
夏碎倒是希望Waterman更活躍些。


但是他們都沒料到,一個小時後在各大新聞版面出沒的超級英雄就活生生地跑到眼前。
這場災難源自於一個套著綠色外殼的人衝進他的子公司,揚言要盜取有關再生的數據、摧毀伊沐洛工業,冰炎只是冷淡地看著像是隻巨大昆蟲的傢伙蠕動,還跟拍電影似的炸了大門,是個高調的白痴。
「上樓吧。」
「好。」
他們繞過正門,保全早就開始行動,壓制住對方是遲早的事。
然而在一系列的碰撞、開槍、金屬摩擦聲後,蜘蛛網狀的裂痕出現在牆面,混凝土塊在眼前崩解碎裂,炸開的粉塵撲滿整個空間,他只來得及看到綠色的殘影,然後就被用力地提起來。大樓內部直到二十五樓中間都是中空的,他第一次注意到原來從上面垂直往下看那座擺在中庭的水池非常不符合建築本身的風格。
以及人類的尖叫可以高頻到幾乎震碎耳膜。
吵雜的聲音立體環繞在抽痛的腦門上,直到紅色的血液落到眼前才發覺暈眩是受傷影起的,也許他該向地面還沒逃走的尖叫樂團報團,或是用力掙扎,但是冰炎真的不覺得自己能做到什麼,因為現在,他正被那隻盔甲蟲提著非在半空中。
他開始考慮效法Stark做一套自己的戰鬥盔甲。


倒不是說完全沒有自救的手段,交涉或許是不錯的選擇,而且可以有效地拖延時間,再加上如果這隻蟲飛得夠高,因為建築物中空的部分是呈現往上縮減的三角錐形,至少到十八層,掙脫後應該能順利勾到欄杆。
然而盔甲蟲停在十七樓,也許是對於這棟建築抱有跟他同樣的想法,但冰炎不覺得這個傢伙有思考到那些問題的智商,更可能只是因為這層樓剛好挑高並且有一整片落地窗,陽光與陰影間隔分明的灑入室內顯得非常戲劇化,很符合開始就炸門的經典反派風格。
所以他只好開口,拖延時間增加獲救機會。
「你要甚麼?」
「我要什麼?」盔甲蟲反問,紅色鏡片下的眼睛彰顯著狂亂,「我要你——」
來不及說完的話穿破那片戲劇性的落地窗,並且毀掉十七樓的整片地板,消失在視野,而他則被一個穿著緊身衣的人抱著─冰炎拒絕承認那是個公主抱─跳入走廊。
就算聽過英雄們的體能非常人,他還是對扛著一個男人的重量再藉由踹走盔甲蟲的反作用力跳開緊接著完美落地宛若體操表演般──他甚至還抱著他做了兩個還是三個的後空翻,這簡直不可理喻。


「第三棟。」冰炎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沒有一點像是剛經歷過生死關頭的人會有的緊張,甚至沒注意到話語中微妙的音調。
「甚麼?」傳說中的Waterman,堪比蝙蝠俠的磁性低音震動著空氣,「你還好嗎?」
「這是你砸壞我的第三棟大樓。」
「……我很抱歉。」緊身衣男子扭動了身體,冰炎發覺自己無法否認夏碎那句身材很好的評論,「但嚴格來說並不是我的錯。」
「那是我的錯了?」他要收回那句稱讚。
「呃、我們可以不要那麼兩極?」Waterman摸著後頸搖了搖頭,「年輕人不要這麼容易就分化兩邊站,易怒老得快,頭髮都白了就是證據。」
「這是天生的。」
「哦?所以你天生附帶易怒屬性?」超級英雄歪了歪頭,面罩下的臉似乎在笑,「或是年少老成?」


吼聲震碎了大樓的玻璃,炸裂飛噴的碎屑打斷他們的對話。幾秒後連地板都微微震動,他們站的地面原本就離盔甲蟲穿破而出的洞口很近,在這陣搖晃中不免波及而鬆落碎裂,冰炎反射性的往安全的地方退並且快速的從樓梯往下跑,Waterman直接跳出洞口與還在外面叫囂的罪犯對勢,瘋子,他想,這裡可是十七樓,沒想到還真的有這樣英雄派頭的人,這個世界真是無奇不有。


這個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


盔甲蟲與Waterman穿破下面的牆壁從外面扭打進來,他很納悶怎麼可以憑人類的肉體打壞水泥,穿著裝甲的不提,Waterman踹出的那一腿帶來的震撼仍烙印在視網膜上,形成炙熱的殘像。
或許是戰鬥造成主樑斷裂,整棟建築物開始往一邊傾斜,較高樓層的牆壁傳出艱難破碎的哀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他想到的居然是這裡真的要成為第三棟倒掉的大樓。
幸好員工早就疏散完畢,他的大樓也不是偷工減料的建築,也許或垮掉一部份,但整座倒掉的機會不──
冰炎從沒這麼討厭過世人稱之為flag的東西。


一顆看起來跟蘋果沒兩樣的東西丟到了樓梯間,他幾乎是瞬間就推測到那會是什麼,但是身體的動作跟不上思考,從轉身、腳步改往上跑的動作沒多久,會嗶嗶響的蘋果炸裂開,冰炎可不是資源吃禁果的亞當,在所有事情裡面他都是應該披著毛毯喝熱可可,接受醫護人員幫助安定心神的普通人。
他也許逃掉了直面迎來的爆炸火焰,但卻被波及的整個人往外滾。
誰還記得這棟樓是中空的?
所以冰炎理所當然的,從空中墜落。
沒想到的是他繞了那麼多圈,最後還是得摔成肉醬。


預料疼痛並沒有來襲,比起地板,首先接觸到的是水。
異常多的水。
最先閃過腦袋的是他不能終止與設計這棟樓的設計師解約,因為那座蠢到出奇的噴水池救了他。但是很快他就察覺哪裡不對,不管從幾樓跌下來,都不可能靠水池得救的,更別提完好無傷。
從爆炸的震波回神後,冰炎發覺自己正在水中緩慢的下降,破損的大樓也因為不知道哪來的水柱而得以撐住。
落到地面後,他接過一直沒有離開的夏碎遞出的毛巾披在身上,冬日的冷風從破洞鑽進來,現在的冰炎就像剛從海邊打撈上岸的落難者一樣,凍到不住打哆嗦。
盔甲蟲看到他仍活著後像是打了針吃了藥一樣狂暴起來,冰炎邊跑邊看著更多往這裡射過來的蘋果炸彈,意外的是他沒有多少懼怕,居然還可以分心的想著之後要把盔甲蟲使用的機械做個研究。
因為整片的水牆擋掉了炸彈,爆炸後只造成了無數氣泡和濺出來的水,但是那些水蒸氣和滾水並沒有波及到他們,大概只噴出不到一公尺就詭異的往下墜落。


他想起來Waterman被稱作Waterman的原因了。


這名超級英雄不只擁有出色的戰鬥能力和一副健壯的體魄及耐打的身體,更有控制水的超能力。
上帝的寵兒,冰炎忍不住吐槽,這傢伙從創世者那邊還真是拿了不少禮物。


於waterman眾多資訊中最有趣的還是他第一次顯露控水能力的影片,因為大部分情況這名英雄都能靠優秀的打鬥技巧解決,人們鮮少看過他使用超能力,網路流傳的就那六部點閱率破百萬的,而其中廣為人知的那部影片他當然也看過——在父親的強迫下,他們一起看來整個晚上有關Waterman的報導合集,和youtube上能搜尋到標有Waterman的影片。
在那部短片中,Waterman在水上遊樂場救了一位墜溜滑梯的孩童,然而遠方的章魚觸角就快把一名成年男子捏斃,情急之下超級英雄順手借了懷中小孩的水槍,當初看到那段他已經憋不住笑容,但在父親認真盯著螢幕的影響下冰炎最終還是成功壓下了過於起伏的情緒。不過說實話,結局確實令人訝異,平凡無奇的水槍射出了強力的水柱,一百公尺遠的巨大章魚就被爆頭,沒有噴灑的腦漿或液體,巨大的章魚極其緩慢的跌入泳池中。
從此一戰成名,喔對了,還差點被取叫水槍俠。


「真的不打算讓他帶言嗎?有鑑於救了你這點值得表揚。」
「你打算在這個話題鬼打牆多久?」
「直到您父親不再天天傳有關Waterman的消息給我為止。」
「你可以拒絕的。」
「不,那可是太上老闆的請求,亞那先生無時無刻展現他對超級英雄的熱愛,而且他認為像Stark那樣找個英雄當代言是很好的主意。」
「不,那是Stark,那個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是鋼鐵人的Stark,重要的是,我一點也不想名稱跟礦泉水廣告一樣的英雄成為公司代言人。」


當警察前來時,超級英雄已經不見蹤影,那隻盔甲蟲的金屬裝甲四肢的關節處被往人類不可能扭到的極限轉,肩膀以及背上的發射器也被整個拔掉丟在水池裡,暈死的攻擊者綠色裝甲上面貼的多拉A夢便條紙留有潦草的字跡。
『因為他不肯棄械投降,我又必須解除武裝,無奈蟲蟲全身都是武器,所以只好這樣啦,希望你們不會花太久的時間把四肢扳回該有的位置(笑臉)』


當冰炎收完爛攤子後──還得應付來探望的父親,他很感激亞那願意在這時想到他,但是當那張單純笑容的臉說著羨慕他們能親眼見到英雄的話時,誰不知道這名頭號迷弟是為了誰而來。
「天啊!亞!你居然沒有跟Waterman拍照!那可是Waterman啊!」
「父親,我已經跟您說過,他解決完事件後並沒有逗留。」
「但、但是…對了!錄影帶的紀錄沒有被破壞吧?」
「父親……。」
 

「父親……。」
「亞那先生。」夏碎即時擺脫記者們的包圍朝他們走過來,完美的打斷那些該死的話題,「我們可以回公司在談論代言人的問題。」
「但是亞從來都不跟我談──」
「父親。」冰炎朝夏碎含領意識對方可以備車離開,「如果您真的打算讓那位英雄當代言人的話,那我們得低調行事,您不希望再發布消息前就走漏風聲吧?」
「你說的對!這必須是一個大驚喜!」

「所以你真的要找他?」夏碎看著開遠的車子,好笑的想著那位父親大概不知道自己被孩子用了個甜蜜的謊言敷衍過去,「Waterman?」
「下午的茶會幫我通知不出席。」
「好……等等,你不會真的打算找代言?」
「恩。」
「……。」
「你那表情甚麼意思?」
「不、我只是很訝異,非常訝異。」
冰炎對於朋友的訝異不可置否,他最初確實非常抗拒,但現在正是超級英雄狂上熱門的時代,而且他父親是多麼希望見到Waterman本人,成功的話說不定還能離開被訊息洗腦的地獄,再加上親自對談過後對方也不像難說話的人——不提內容,但冰炎承認那些廢話還是挺有趣的。
重要的是,遭到破壞的建築以及龐大的開銷總需要解決(他算過因戰鬥破壞的總建築中十分之六是伊沐洛工業的),他再拒絕下去也沒有意義。
「所以……你打算怎麼找到他?我們當初可是用盡方法都找不到喔。」
他盯著自己被砸的半毀的公司,思考半倘。

「刊登廣告怎樣?」
「例如在被他打破的那幾面廣告牆24小時循環招募Waterman當代言人的廣告吸引本人,順便把伊沐洛CEO的私人號碼寫上去『有意應徵請撥打這支號碼,專門總裁為您服務』之類?」
「我是認真的。」
「好吧……也許我們該寫:慶賀!Waterman的破壞有救了!伊沐洛工業還您一個全新的家──聽起來很不錯。」
「夏碎。」
「不,天啊,我道歉,都是我的錯。」夏碎用力的捏著冰炎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開口,「之前是開玩笑的,偶爾合作上鏡頭沒關係,但是找他代言意味著我們可能要為他的行為負責,就算實際上與伊沐洛無關,問題是你覺得普通人會這麼想嗎?」
「我是認真的,而且重建破損的房屋還可以打亮伊沐洛旗下相關的建築業,外來的建商一直很難在亞洲拓展開來,這是難得機會,而且就算他代言也不代表我們要為他的破壞負責──事實上砸壞房子嚴格來說不是他的錯。」
「這真不像你會說的話。」
「確實不是我說的話。」
「甚麼?」
「所以,你對廣告有什麼建議嗎?足夠新穎、顯眼、又能直切題目的──」
「……Who is Waterman. 」

WHO IS WATER-MAN ?

 

 

FIN

 

下集預告:
「你說要我去當那個裁掉我又增加我英雄工作量渾蛋的代言人!?」
「薪水很高耶漾漾。」
「我還是有自尊的。」
「好喔,你制服補了嗎?距離夜巡時間還剩下五分鐘。」
「……。」
「我來幫你吧。」
「不是,我沒有補衣服的布了──」
「……還是去當代言人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zi 的頭像
Junzi

君子花下死

Jun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