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chung PM7:00


老姊陪著我研究要填甚麼學校。

事實上老媽也滿想參與,不過她正在跟老爸在電話中進行所謂的夫妻溝通。

這個情況很難得,因為家人們(包括我)原本都覺得有學校讀就好,誰知道拿到成績單後先是冥玥用狐疑的眼光看著我,老媽跟進看完分數驚訝地喊著要去廟裡還願,老爸直接在電話中哭出來。

絕對不是我的家人太誇張,而是歷年來每逢大考必出事的我這回竟然平安考完,原本零零落落的英文甚至差一題就滿分。

我姊在老媽高興地要多準備食物慶祝離開後很嚴肅的看著我,雖然沒有說話,不過我覺得那好像在懷疑我作弊了一樣。

說實話這真的讓人感覺到受傷,很痛的那種,不過分數確實高的可怕,而且不只英文,其他科都是,除了生物和作文以外都拿到了高分。再加上要解釋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因是實際上就真的都會寫,根本無從說起,所以我只好對她傻笑,充滿尷尬的。

因為沒有人預估到的高分,更沒有事先研究過要填甚麼學校,我也沒辦法像其他同學一樣拿到補習班問或跟班導討論,所以最後是找老姊比較有空的一天在家研究,順帶一提爸爸也會回來。

「這個分數大部分國立高中職都沒問題……主要是看你想往什麼方向發展。」

「我也不知道,感覺好不現實喔。」

「回神,現實就是你拿了爆冷門的分數,不是學校選你是你選學校,恭喜。」

「那……師大附中?」

「沒有那個屁股就別吃辣。」

「你自己說都可以的嘛。」

「褚冥漾?」

「好嗎好嗎──對了,這間是甚麼?好奇怪的名字。」

「亞特蘭提斯學院,你英文不是滿分嗎。」

「我知道它怎麼唸拉,而且沒有滿分。我是說這間學校,名字這麼奇怪,你們那時候有這間嗎?有的話應該很多人研究?」

「我哪記得,自己不會上網查嗎。」

「所以是新學校嗎?啊!」我指著他下面另一間學校,「奇雅學院又是甚麼?它寫是理工相關的,但是又沒寫是高中還是高職,沒聽過這個名字,私立嗎?」

「白癡,國立或公立校名前面會加,不要這間。」

「為什麼?他們學院登記是用英文欸,跟Atlantis一樣,說不定是國際學院之類的阿。」

「你的分數可以上國立幹嘛去讀這些鬼學校。」

不過如果我的分數因為任何可能的突發問題變低的話,志願單上面填的恐怕就是這些鬼學校了。

「志願單甚麼時候要交?」

「呃、後天。」

「明天老爸會回來,今天晚上你再研究看看比較喜歡哪間,不懂的再問我,先吃晚餐。」

「好。」

這些填選學校的參考書籍其實滿多的,除了寫有學校代碼的那本,另外兩本是老姊不知道從哪裡帶來給我參考用,上面有歷屆錄取分數和其他看不是很懂的詳細資料,不過用的到的只有分數參考而已。

晚餐時被老媽揶揄了好幾句,老姊也跟著故意刺著平時看著像白癡還意外的有腦子,突然間就好希望明天趕快到,等老爸回來就有同一陣線的伙伴,至少她們會先攻擊老爸在攻擊我,多個盾牌多份保障。

不過還是挺開心的,雖然感覺被刺了很多,但是我知道他們是為我開心,想到這點心情就很好,不好聽的話瞬間變得像是蜜糖一樣,差點憋不住笑容。

吃完晚餐幫忙收好碗筷後,趁著老媽老姊看連續劇時快速的洗完澡,頭髮沒吹就縮回房間,老電腦開機要花一段時間,下樓到杯水順便把丟在客廳的書本拿進來,那間怪學校想不在意也難,名字奇怪介紹也奇怪,八個英文組成的單詞動不動就浮出來搔癢人心。

我找出印有奇怪學校的那一頁,可惜沒有學校網站介紹,所以只能折衷輸入關鍵字查詢。

查無此校。

不知道為甚麼不是很訝異,還有種阿、果然就是這樣的錯覺。

可能是鄉下小學校沒錢弄網頁,不過這很不合理,而且我總覺得沒那麼單純。

搜尋到的都是亞特蘭提斯相關文章,那些神話對我來說沒有用,我要找的是一間學校,而且它不可能是查無此校,查無此校就算了,絕對會有他的相關資料或企業之類,因為跟冥玥討論到這間時她的表情不對,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我好歹跟她同一間屋簷下15年。

老姊感覺就是很訝異我會問,而且也不贊成,之前也問過其他私立學校反應都很平淡,沒道理這間私立就突然態度轉變。

Gyia也是。

等等?

與Atlantis不同,Gyia很好找,頁面第一個就是他們學校的完整官方網頁,精簡的白色與灰色組成,有少量的校園照片,看起來比較像是外國學校,在台灣的可能是分校,也有學生作品介紹,得獎介紹之類的,除了地址與聯絡號碼很奇快以外都像是正常學校。

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不過我覺得這兩間應該有關係才對,但總有種少了些什麼的感覺。

「阿阿阿!」

我抱著腦袋把資料推到一旁,臉貼著還有咖啡味的桌子趴,反正我又不會填這些學校,管它的,隨便拉,奇怪學校。

當天晚上我沒去找老姐問學校,旁邊房間的門縫透出的光可以知道她還沒睡,還聽得到斷斷續續地的說話聲,不知道是在追劇還是和朋友聊天,再加上我除了對Atlantis抱有好其以外都不太在意,明知道老姊一副不希望我去讀的樣子還跑去問不是自找麻煩是甚麼。

所以難得的早早就關電腦睡去,關燈拉上窗簾後房間只剩從外頭滲進的路燈光芒,雖然考完試學校放任明說不行請假但老是也根本不點名,不過我還是不太想遲到。

大概是想著遲到入睡,夢裡的我就因為遲到差點被教室壓死。

我還記得房屋裸露的水泥與鋼筋,有些還會燒起來,黑白色的格子還有一大片水池。

凌晨四點,天還沒亮時就在渾身汗的狀態嚇醒,這種感覺真的滿糟,而且最後被壓死前那片往自己衝過來的可怕影像揮之不去,躺回去只能在床上滾來滾去,摧殘棉被和整頭。

翻到了七點終於在鬧鐘的敲響下冒著兩個熊貓眼爬起床。

清醒後還殘留著壓迫感,身體就像要破碎一樣,筋骨抽痛著,就連腦袋都有點發熱,刷牙漱口後突然抬頭視線黑頻整個人差點斷線,如果老姊沒有在用力敲門的話我可能就站著睡著,接著掉進馬桶穿越異世界。

出家門五分鐘後被轉角的狗追,搭上公車書包被夾在門外(不是身體部位真的太好了),下車後發現口袋的一百塊不見,買早餐的阿姨把鮪魚起司蛋餅給成原味蛋餅,在到教室前邊吃邊走被排球砸到腦袋,灑了一地蛋餅。

等包紮完離開保健室時第一節課的鐘聲已經響起,三年級區還是有許多人在走廊上活動,甚至有人搬了椅子睡在外面曬太陽,大概是在行光合作用,我祈禱哪天能於他所願發芽結果。

到教室後也是鬧哄哄的,數學老師坐在講台上的椅子坐著閉目休息,沒有要管的意思,黑板也只寫了自習兩個字,日期跟值日生那邊是空白的。

我的位置上好想被擺了東西,走進看後是兩瓶喝完的空飲料瓶跟衛生紙,把它們清掉後翻開筆記本和分發資料,紙張維持著剛拿到的模樣,不過參考資料被我在無聊時畫了很多奇怪的圖騰符號。

旁邊打鬧的同學撞到了後面的垃圾桶,飛噴的垃圾濺到掛在一旁的書包,我轉頭看著玻璃上反射的臉有著繃帶的痕跡,這種宇宙無敵衰的慣例讓人安心。

「同學,你睡傻遲到啦。」

臉上還有紅色的壓痕,看起來是被騷動吵醒,比起對我說的話更像是睡傻的傢伙,貌似從早自習就睡到現在的幸運同學爬起來。

「還好嗎?」衛禹指著我的臉「頭,被球打到?」

「恩,沒事,已經擦過藥了。」

「你想好要填甚麼學校了嗎?」幸運同學把椅子轉過來,順便拿著他的志願單跟筆一起到我桌上。

「還沒。」

「推甄沒上,只能把期待分發了,果然不能把期望放太高,阿、好可惜,漾漾你應該也要試試推甄的。」

「我的分數……」應該可以?對阿,為什麼當初推甄時我會覺得不行?

「我們考得差不多,沒有那麼糟拉。」

「推甄要準備的資料太多,我覺得分發就好。」

「這樣喔,我聽說中縣有間學校工科感覺還不錯。」衛禹翻開桌上擺的資料,找到一間國立學校圈給我看,「如果你也能分發到,我們還可以在當三年同學哩。」接著在圈圈裡畫了兩點和一個弧,紅色的笑臉蓋在原本的學校名稱上。

「米老鼠?」

「你會被夢工廠粉揍的冥漾。」幸運同學又在笑臉上加了兩個圈圈,「這樣才是米老鼠。」

「你才會,米老鼠是迪士尼的。」

「是嗎?」

「對了,你的志願單打算怎麼寫?」

最後我把前三個志願跟衛禹填的一樣,後面五個是分數一定能上的學校,為了安全也寫了三間安全牌私立。

跟爸媽討論後也加了幾間其他地區的學校,老姊看完後只是冷笑著說沒想到竟然有天能看到我填這些好學校在自己的單子上,她很感動,但是表情一點也不感動。

想說還有空位,我就找了幾間感興趣的學校填上去,原本空白的單子上填了十六間學校,看著那串落落長的單子,要落榜也難。

不過,顯然我的衰運不只如此。

基本上在已經抱著可能要讀私立面對高額學費的心理準備,很難再遇到更打擊人的事實,不過命運一向喜歡對我開玩笑,特別是從出生後就形影不離的倒楣運氣。

比起我這樣高分落榜(不是自誇)更不可思議的是,分進了一間名叫查無此校的地方。

哇哇哇這個玩笑好高明,歷年來高分落榜的案例不是沒有,那種情況是他們填了需要更高分的學校,還只填幾個,完全沒有可以轉折的餘地才會這樣,但是我填了十六間,整整十六間,裡面甚至有我的分數絕對可以上的美術高職,和兩間連我都會是前五名高分入學的私立學校,沒道理會是隨便填的最後一間上阿。

更沒道理的是那間還查無此校。

超級沒道理的對不對?整人也太大手筆,學校資料齊全,格子字體全部都對的剛好,就像是本來就應在上面的資料,哇,但是,不,這是假的,見鬼,沒有這間學校。

那本完美出錯的資料被摔在主辦中心的桌上,犯人是氣勢凌人的我姊。

「你們搞甚麼鬼!印這種不存在的東西給學生填!」對對對這是耍人啊,要不要提醒老姊,下面還有一個Gyia估計也是有問題的。

「現在又查無此校!耍人是不是?!」

我看著櫃檯小姐們傳閱資料,每個人看了都是吃到排泄物的表情,對吧,我就說這是可以寫進都市傳說十大不可思議的靈異事件。

看起來還要一段時間,我被冷氣吹的整個人都不太舒服,跟冥玥說了聲後就往外走──本來是打算這樣,不過那是什麼?

玻璃門外有個人影晃過,甚至反覆移動,這並不奇怪,這條人行道本來就是很多人會經過的路,旁邊還有青年活動中心,一百個人走過都不奇怪。

奇怪的是門沒打開。

根據我多年的觀察,這是個連狗經過都會打開的超強感應玻璃門,通稱耗電浪費冷氣摧毀北極熊的可怕現代產物,我往門口靠近,黑影還在,但是門仍沒開。

靠夭。

老一輩的說過看到鬼要當作沒看到,但是對到那東西像是視線之類的瞬間我幾乎呆掉,面色僵硬的看著,似乎因為注意到後黑影變得更為清晰,幾乎就能看見白色的頭髮和紅色的眼睛,那是種令人恐懼的熟悉感。

劇痛在腦袋爆開。

看著拿超厚數據砸我腦子的老姊,剛才好不容易有種就要想起來的感覺又消失了,話說我要想起來甚麼來著?

「你耳背喔,剛剛才叫你去填數據叫幾次了!」

「嗯?喔、好。」

照著主辦單位的指示把資料填妥後就只能聽天命了,對於能重填的事我沒有太意外,因為說到底這本來就是主辦方的問題,混入了不存在的學校,明明就可以上的分數卻沒上,資料出錯……仔細想想,他們不讓我重填事情反而更嚴重,因為這擺明系統出錯,如果我們選擇更激進的手法,在這種時候讓報章雜誌傳出「因錯誤資料造成高分落榜」的新聞對主辦方一定很不好。

家裡除了一開始用盡並法逞兇鬥狠討公道的老姊,爸媽都不太開心,媽這幾天更是常常念著弄出這種問題的人生孩子沒屁眼沒老二之類的話,老爸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不過還是能從語氣中聽出淡淡的惋惜。

身為當事者的我沒有太難過或傷心,衛禹的安慰反而有點讓人不適應,但是沒辦法跟他同班這件事多少覺得很可惜,因為衛禹是唯一在見識到我的倒楣後還跟我當朋友的人。

在所有人都收到入學數據的那天,我也收到了,不意外的是間有錢就能讀的學校,幸好他至少還在台中,離我家不遠,不用為住宿或通勤多花心思,雖然有點晚,但是我可能要開始考慮半工半讀,因為他的學費也不愧貴族學校之名,貴得要命。

對了,幸運同學如願上了工科學校,恭喜他。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zi 的頭像
Junzi

君子花下死

Jun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