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我們都過得很好,不必擔心。
學院即將進入冬假,大會競賽的工作人員開始前往各地洽談,我與夏碎分配到與地府商議的任務,也許你已經知道。在地府遇見的判官輔佐柳夏希望向你與搭檔淨化冥河的舉動表示感謝,銅幣是的回禮,附帶的信籤寫著用法。
大衣是米可雅和山王莊一起送的,因為今年原世界的冬天來的很早,但外界的時間流逝與這裡不同,所以還有與酷暑相應的披風。

光明將照耀前行的旅途
2021.11.23冰炎


「這東西很不錯啊。」男人用食指和拇指搓了幾下鵝黃色的布料,驚嘆上頭浮現出銀白色的符紋,「祝福很厚實,對方也是妖師嗎?」
褚冥漾淺淺的搖了頭,及肩的黑色細髮晃動,路途中黏上的沙子也隨之抖落在肩膀上,他沉默地看著布料上獨特的陣法幾秒便將鵝黃色的披風摺好收進背袋裡,在岩石的地板上放一次火符清理出一塊乾淨的範圍後才坐下。
「也許他們該換個信差。」面對滿地不合時宜的雪花男人聳了聳肩,「但是也沒多少願意跑到這種地方送信。」他習慣性清理地面不存在的灰塵,找了塊適當的石頭當作桌子,便著手在掌心大的牛皮筆記本書書寫記錄起來。
一閃即逝的紅色火星在營火中曇花一現的跳舞著。
洞口外的風呼嘯而過,兩顆緩緩泛著流光的石子充當簡易的結界隔絕陽光不再照耀沙漠後剩下的低溫。
從書裡頭回神的男人放下金色的放大鏡,把採集到的樣本收進水晶,男人疲倦的揉了使用過度的眼睛,他的搭檔兼教師維持著跟下午同樣的動作翻閱著書籍,不同的是原本收起來的披風又悄悄跑回對方的大腿上。
「那件披風。」男人放下寫了一個下午的筆記本,好奇地盯著鵝黃色的披風,「他怎麼會知道這裡是夏天?」
「……從時間來判斷嚴格來說這裡還是冬天,只是氣候十分乾燥且炎熱。」褚冥漾愣了下繼續接道,「或許是直覺。」
「獸王族?」
「你怎麼會這麼猜。」
「野性直覺之類。」
「……。」說的還挺準確的。
褚冥漾開始準備今天的晚餐時忽然想到或許眼前的搭檔也是個富有野性直覺的類型,不過學長嘛──最有可能是跟無殿交換的情報吧。
想到滿臉討厭不爽的學長拉著脾氣對扇董事打探外界情報時褚冥漾就在搭檔的錯愕下爆笑出聲,爽朗的笑聲在寥廓的荒漠中如同伯利恆之星一般明亮,似是欲將馬殿最角落的黑暗驅散。

 




第二夜

冬天的沙漠異常的冷,但是早上熱的另人發狂。
塔里亞克草很有用,謝謝,雖然這個道謝的有點晚。不過我們的使用方式有點不一樣,搭檔把它跟食物一起烹調吃掉,味道不是一般正常的美味,但還可以,而且比帶在身上效果來的好,我不太確定這是為什麼,解毒的相關報告並沒有提及塔里亞克草,它也被歸類到除瘟的範疇,搭檔現在正在努力找出原理,至於為什麼會想到用吃的似乎是因為他從小待的部落是這麼教。
哇阿,我突然好正經!太不可思議了,上一分鐘怎麼會寫出這些啊!
我們在蟲谷裡遇到了一隻大鳥,但牠應該是蟲,很像鳥的蟲,顏色類似鸚鵡,毒性很強,搭檔不小心解決了一隻準備對他發情的,我們把它剖開並記錄了內部構造,噢對、是公的,對此我笑了很久,因為搭檔也是公的哈哈哈!不過我沒有通知任何人要前往蟲丘,學長怎麼會準備塔里亞克草?算了,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問題。
還記得有一年的學院祭也是坨雄性動物追著被迫扮成雌性的某雄性,印象深刻想忘都難,百年難見、可遇不可求耶!哈哈哈!那年我扮的好像是兔子是嗎?要讓吳剛砍掉重練的月兔。
這次的路程比較顛簸,而且費時較長,大部分時間都穿梭在各領地轉換的過程中,能寫的東西不多……可能是腦袋太貧乏?天啊我以為這句話永遠不會出現在我身上,看看我的腦洞!,它破的可大了。
我會請姐姐把這五個月的研究資料轉交給公會,不過要給多少就不是我能決定的啦,然貌似會從中抽成,阿、學長的話可以直接拿沒關係,但我不確定老姊會不會給好臉色就是了。
先說到這啦,我看見信差來了,是它們的時間抓得準還是我又下意識使用言靈?
也許就目前而言控制言靈比了解塔里亞克草來的更為重要。

Ps.紅沙的結晶富含強勁的力量,也許學長會有用到的機會。
Pps.讓寒性的信差來沙漠真的是太虐了……
 

願柯珥法特眷顧疲倦之人
(新學到的,對於一個不太具有語文底子的人來說這真的盡力了)
2022.12.11褚冥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zi 的頭像
Junzi

君子花下死

Jun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好喜歡這種淡淡的感覺,好喜歡。
  • 謝謝你的喜歡,以及謝謝你的支持與肯定,為此我會努力把這篇產出來不坑的!

    Junzi 於 2017/01/11 04:1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