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你的房間。」那個人帶他進入一間十分簡單的房間,其實還有點破,但沒有進水或是潮濕的感覺,房間的內床也是正常的,事實上還有完整的家具擺設。
門關了起來,他聽見喀嚓一聲,對方把門給鎖住。
黑外套男拉下帽沿並抬高棒球帽,讓褚冥漾能清楚看見自己的臉。
褚冥漾幾乎喪失言語能力,只能錯愕的張著嘴發不出半點聲響,不是因為黑色外套底下同樣黑嚕嚕的皮膚和外國人的臉形,也不是因為那副全人類都欠他錢的表情,更不是那雙令人驚恐的熱切眼神。
他幾乎要興奮的大叫,但長期沒大聲說過話的喉嚨只能發出乾啞的低吟,褚冥漾衝向對方用力的抱過去,力道大的將黑嚕嚕壓退半步。
「哈維恩……嗎?」他咬著嘴唇,似乎不敢相信眼前高大的黑炭是當年比他還矮的抖M。
「是。」
褚冥漾以為自己會哭出來,也做好忍住或著最後被笑的準備,但他卻只能疑惑的抬頭,平靜的問起對方為甚麼在這裡。

哈維恩住的地區在202211月底徹底被病毒侵蝕,他因為CIA的任務離群所居而逃過一劫,但他的家人……他找不到自己的家人,房子被翻空,食物和金錢全都不見,就連狗糧也不見,他意識到活屍疫情已經不可收拾。
他餐與過五個不同團隊嘗試一同行動,過程並不有趣,2023年的夏季,他跟另外兩人修好船離開。
最後他抵達這裡,一開始只是打算幫忙一下忙協助重建房屋,但其實多半活動在擊退活屍。
不知不覺就待到現在,哈維恩說,或許是因為自己根本不知道究竟還能往哪裡去。

他們都失去的方向。

褚冥漾泡了一包過期兩年半的花茶,聽起來有點可怕但是他覺得應該還能喝。
已經消失了將近兩半小時的下午。
他們簡單的講述災難發生後的日子,哈維恩情緒平淡,毫無起伏的表情會讓人有種他在訴說別人的故事的感覺,但是他們都是經歷並活下來的一群,這之後會有多少人在意外中離開,生活就是戰場,會保護自己的只有自己,不管是死去的還是活著的每個人都是敵人。
有時候他會懷疑這種生活還算不算活著。存活的人必須尋找食物、進食維持體力、躲藏在安全的地方、避開同類的襲擊搶劫、遠離已經死了卻還行動的屍體,明明頂著受傷的身軀行動,忍受挫傷、骨折、發燒,每個部份都在宣示著身體仍然活著,問題是內在的核心還在嗎?或者這裡的每個人早已成了空殼……。

患者活下來了。
褚冥漾醒來就看見一個開心朝著自己笑的眼鏡男──雪野千冬歲,他差點往對方的頭毆下去,誰能接受安穩的睡眠醒來就是張放大的臉在自己眼前?
之後他們介紹他​​一位叫做米可雅的金髮女性─他已經不想吐槽這裡明明是亞洲區為甚麼會有這麼多白種人─雪野說這位是他們這裡的醫療部門負責人,米可雅將他帶到城鎮中心的一個地下室,他訝異的讚嘆,因為那是間在這個時代可以稱得上十分齊全的實驗室。
米可雅簡單的解釋她們在城鎮安穩下來後就致力於找出病毒是如何而來又該如何解決,因此這附近具有醫療背景的人都聚集在這裡,這也是城鎮的醫療能如此健全的緣故。儘管他們擁有了能應付龐大傷患的醫療人員和設備卻仍然無法開發出任何一種有效的藥。
褚冥漾點頭,稍早他已經看過這裡的研究進度,他們唯一找出來的藥劑只能短暫的拖延病毒侵犯細胞的速度。
但這已經很厲害了,在這種環境下,短短兩年就找出這些成效。

「你為甚麼會想把疫苗內容交給我們?」米可雅將視線從三張A4紙上離開,睜著湖水綠的眼眸,輕聲的開口,「南方五百公里遠有一處更大的營地,他們所能提供的報酬比我們多上許多。」
他點頭,雪野所經營的管區明顯收留許多無法正常行動或者還不具有經營能力的小孩,甚至在權力方面也沒有想像的那麼大,不管是要給他權力還是食物或者安全的居住都沒有上一個營地可靠……最後一個其實還不壞。
「我找過,但他們拒絕外來者的幫助。」他簡單用一句話表示,概括了所有暴力的過程和爾虞我詐,這不和平的部分最後只能留下一種米養百種人的感嘆,他無法決定人的樣貌但至少能決定要給予誰幫助,況且在這之前他已經十分努力的公平將疫苗提供給所有他能遇到的人,之後對方的反應決策他也是愛莫能助。

為甚麼會把疫苗交給他們?
他也不知道,或許只是沒有目標,又或者只是承襲別人的願望,更獲是在不知不覺活得越來越不像自己。

「哈維恩。」
「在?」
黑皮膚的男子隨意擦了幾下濕漉漉的黑髮,褚冥漾看著水珠在髮尾盪呀晃的,瞇起眼睛嘆,「你為什麼想要進入CAI?」
「我以為您不會提起這件事。」
「以前可能會避開,但是現在。」褚冥漾指了指自己,「自從發現沒有人在意病毒是否人為,仔細想想好像也沒甚麼不能問的。」
「如果我說是為了您,您會相信嗎?」
「……我們的生活似乎從很早就脫離一般所謂的正常。」

哈維恩回到了沙發床上,褚冥漾想了想後從自己的床下來,腦袋裡浮出頭髮還是濕的居然就睡覺的碎念,他學起認識的人的習慣動作緩和且輕柔替對方擦頭髮。
他知道哈維恩在困惑,同時也知道對方注意到自己想問的根本不是甚麼鬼CAI,問題的答案沒有說開的必要,之於他其實也不重要。哈維恩清楚知道褚冥漾有更想問的事情卻沒有提出來,有時候相處得太小心也是個問題,通常他會嘗試著解決這之間的隔閡,但是他真的很累,而且在這裡的停留也只是短暫的休息,不久後他又會上路,尋找其他需要疫苗的人類,這是支持著褚冥漾走到現在的唯一信念。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zi 的頭像
Junzi

君子花下死

Jun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末日鼠
  • 來踏踏啦~
    哈漾好吃///
    太太的文雖然糧少但質高!(握拳
    有點不好意思的求問下一章的秘密是什麼///
  • 歡迎踩踏留爪,不過握甚麼拳阿XDDD
    量少質高的感覺褒貶參半呢(眨眼
    是指密碼嗎?解答是:黑膠唱片
    未滿18不可以看喔!

    Junzi 於 2016/10/24 21:0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