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
他接住飛撲的喵喵,猛烈的撞擊讓他不住乾嘔,他的右手還是半殘狀態好嗎朋友,不心疼也至少避開重點傷害吧。
「剛才送來的結晶是漾漾解決對嗎?」喵喵尖叫的環著褚冥漾的脖子,「那是至少兩個紫袍的任務耶!漾漾好厲害!」
妖師抽開發疼的手臂,有一下沒一下的抓著頭髮,其實他本來不知道該把古代巨型結晶交給情報班還是醫療班,不管給誰都會有認識的對他生悶氣,但考慮到還有一隻巨大動物跟自己受傷的手臂他毫不猶豫地選了後者。
「妳知道吧?」他低頭靠近鳳凰族少女的耳邊壓低聲音說話,褚冥漾偷偷的扯起嘴角,繞著耳畔的呼氣聲逗著喵喵咯咯笑不停,「我可以作弊阿。」
米可蕥好笑的抓起褚冥漾的手臂,不輕不重的戳著上頭幾個明顯凹陷的位置,看著對方想抽回去又不敢的臉笑道,「那怎麼不作弊讓自己不要受傷?」
「這個……因為我的分數總是在及格邊緣?」

「喵喵喜歡這個回答。」鳳凰族女孩從腰側的背包抽出醫療用品,熟練處理起傷口,「但是漾漾,喵喵不確定你後面的妖精是不是同樣接受這個回答喔。」
褚冥漾敢發誓,他用了比面對雪地毛茸茸更快的反應速度回頭,赫然出現的是一個黑嚕嚕的夜妖精。
哇嗚,他忽然有點能理解學長免強自己後受傷被夏碎黑著臉微笑是甚麼感受了。

「不可以欺負病人!」喵喵朝哈維恩擺了個鬼臉,拉起褚冥漾完整的左手走進醫療般其中一個空房間,嘟起嘴在關門前對停在外面的哈維恩憋笑打趣道:「走開走開,受傷時跑的連影子都不見,現在卻擠過來打擾病人治療?」
「沒關係,傷口其實不嚴重。」褚冥漾站到喵喵身後,仗著身高對門縫外黑壓壓─連情緒也是─的哈維恩安撫。
夾在中間鳳凰族來回看了幾眼後一副了然的點頭,拍了拍夜妖精的肩膀,「沒關係,之後如果漾漾生產的話喵喵會讓你在產房裡等的,以鳳凰族的人格保證。」
「喵喵!」褚冥漾氣紅著臉尖叫。
「謝謝。」夜妖精有模有樣的朝鳳凰族點頭致謝。
「哈維恩!」褚冥漾不滿的怒斥,但卻不敢表現得太不爽,「不要跟著起鬨。」

「漾漾不要生氣嘛,喵喵不是故意的。」女孩讓吸著血水的泡泡飄開,拿起繃帶繞著已經處理好的手臂,「哈維恩學長也沒有生氣啊。」
他抵著頭呻吟,不想回答,天知道他們說那些鬼話時外面有多少人聽到……
眼見繃帶就要包好,褚冥漾卻還沒思索好要如何面對怒起值偏高的哈維恩,還能有甚麼原因?他三度對受傷的手臂嘆口氣。
送他自己煮的綠豆湯消氣?不、說不定吩咐哈維恩去煮會更開心……等等,他忽然想起之前答應學長的綠豆湯跟紅燒獅子頭!綠豆湯是給了但是因為一直沒時間再邀請學長到家裡吃飯所以獅子頭還欠著!
褚冥漾沒發覺自己已經完全想岔,甚至開始盤算面對自己的食言學長會有甚麼反映,當他走神到一半時卻被忽然嘞緊的繃帶疼嘶氣出聲,才把自己拉出意識,他看著米可雅毫無悔意的微笑拍拍他的右手臂,「你看,這種才叫故意。」
「喵喵……」
「這是漾漾不照顧好自己的逞罰。」米可雅從旁邊的櫃子拿出一瓶藥水,「喝完它,喉嚨會舒服點。」
他嘆口氣乖乖喝的喝掉味到奇怪並且刺激的藥水,直到裡面一滴也不剩時喵喵才滿意的微笑,褚冥漾開始猜想對方故意拿最苦的藥水的機率有多高。
「漾漾。」
「嗯?」
「喵喵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可以啊哈──」他押著脖子扭了扭,抬頭打了個大哈欠,一整夜的操勞真的非常累人,他急需一張床,說不定躺上去就可以睡死,忽然間妖師一個機靈才發覺自己應該要拒絕才對,馬上接口力挽狂瀾,「太私人的我會說不喔。」
「放心啦漾漾,喵喵是像千冬歲那樣喜歡探聽別人隱私的人嗎?」
「不是。」但是女生八卦起來非常可怕,而且喵喵都不打算顧忌下同學的名聲嗎?特別那是他們的好朋友千冬歲欸!
「那就好啦。」米可雅喚出隔音結界,褚冥漾也甩出空間隔絕的符咒。
「三個問題而以,漾漾可以放心。」

『首先,漾漾有喜歡的人嗎?』
『在來,冰炎學長跟哈維恩學長漾漾原意把背後交給誰?』
『最後,如果……。』

他們傳送回左商街,嚴格來說這裡也不算是左商街,只是學校商店街有連結到的道路的其中一條,他開們後側身讓哈維恩先進去,不是他不讓對方服務,這姑且算是身為主人招待朋友來玩的養成的習慣。
褚冥漾不太清楚自己應該要把哈維定位在哪。
學長、朋友、附屬種族、侍從,或者是更為親近的存在,嘿說不定是寵物呢……他打破腦裡的迂迴,直接送上答案,他把哈維恩當成不可缺少的家人,然而對方是不是就不知到了。
看著哈維恩已經轉進廚房準備飯菜的背影,妖師盤起腿縮在沙發上思索人生。他習慣對方的照顧、也努力去習慣背後多一個人跟著的感覺,雖然他總是說不打算把哈維恩真的當成隨從用,但事實上卻非常習慣時不時的叫對方做些奇怪又麻煩的事,問題是他真的有讓對方做到最想做的事嗎?以夜妖精的角度看來無非就是讓他去揍人、打探消息或者來個翻轉世界才是物盡其用的做法。
每次看到哈維恩面無表情地出現他總有種自己的世界在被對方一點一點的侵蝕,好像毒藥一般滲入骨髓,值到他發現時已經離不開對方了。
褚冥漾用力的斗了一下,拍掉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是腦中風還是怎樣?這樣的想法太詭異太恐怖而且總覺得有種甲甲的味道,想嚇死誰!
好不容易離開詭異的思考模式,他注意到手機正亮著燈,有人傳簡訊給他,會是誰在這麼晚傳訊息過來?不過不管誰都好,他覺得自己需要個轉移注意力的機會。點開訊息後是一個網址,發訊人是千冬歲,他傳這幹嗎?
『這什麼?』褚冥漾回傳。
『有趣的論壇,漾漾一定要看。』不到一秒就收到千冬歲的回覆,他懷疑的挑了挑眉往下看,『這可能是困擾你半個月之久的答案。』
褚冥漾瞬間興致來了,困擾他半個月的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哈維恩奇怪的態度,這是可以在網路論壇找的到的東西?總不是感情問題吧,千冬歲如果傳這個過來鬧他褚冥漾發誓會……詛咒對方下一次跟夏碎學長吃飯出糗。

夜妖精把已經可以從早餐升級成午餐的料理擺好後妖師也正巧擦著頭髮從冒著蒸氣的浴室走出來,他注視著對方的臉蛋以及黑色的眼珠,非常意外沒有在裡面找到任何一絲愧疚,他原本以為褚冥漾會認為自己準備算擅自出任務受傷的帳,儘管他本來並無此打算。
「哈維恩。」妖師拉開椅子坐下,看起來跟往常一樣,「你記我有過好幾次受傷卻沒去醫療班的事嗎?」
「我記得您所有的事。」
「哇這聽著真有點……好吧,那你記得為什麼嗎?」
「記得。」
「我想想。」褚冥漾攪動著碗裡的湯,撐著腮幫子,「我們說過,不要過分干涉彼此的私生活。」
「是的,您規定早上七點半到晚上九點這段時間是我可以跟在您身後的時間。」
「我定的那麼仔細?」他驚歎了下自己的規則順便驚嘆似乎才過一年就忘得差不多的記憶力,「話說回來,其實我也沒有甚麼實際的私生活,而你也不止這段時間跟著。」
妖師朝夜妖精眨眨眼。
「不免強自己。」
「終於有個記得細節的!」他用力拍掌,「不管我先前有叫你做什麼事,只要情況危急到你的性命就必須收手,而且我也不能執行超過能力範圍的任務。」
「……。」
「但這點我們都沒做到。」褚冥漾聳肩,偏頭思索了幾秒點頭,因為臉頰腫起的傷口只能朝哈維恩露出一個嘶牙裂嘴燦笑,「扯平,所以今天不准訓我。」
夜妖精看著一副沒事模樣的妖師用左手艱難的使用筷子,起身去廚房拿了叉子遞給對方,沒有過多的行動,因為在眾多的褚冥漾守則中有條是禁止過度照顧,不管他認為這只是多麼普通的行為,對方也會認為自己這是在打算慣壞本來就很懶的妖師。
「謝啦。」
「不會。」又一個,哈維恩回到自己的椅子(褚冥漾很幼稚的在他最常坐的木椅上墊上煤炭精靈的坐墊,順帶一題對方的是龍貓),又一個褚冥漾守則,禁止充滿敬詞的對話。
「所以,你願意跟我講怎麼了嗎?」褚冥漾咬著叉子,話題像是大風吹令人措手不及,那雙黑色的眼珠估溜估溜的轉著,「鑑於這兩個禮拜的異常。」
「我──。」
「讓我想想看。」妖師的語氣揚起莫名的興奮、還有點詭異的狡詐,「然交代的?不……我覺得不像,而且今年我的行為舉止優良可佳。」
「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或者針對妖師的攻擊?」他停頓幾秒對自己搖頭,手指敲著桌面發出叩叩叩的噪音,「有可能,不過這也不是這幾天才發生的,不至於讓你這麼異常,對嗎?」
「噓噓噓,別急的劇透,哈維恩。」他拉長尾音,瞇著的雙眼裡似乎藏著笑意,妖師起身跨過桌面貼近哈維恩,豎起的食指壓在對方準備開口的唇上,空氣幾乎凝結在這一秒,周圍似乎瀰漫著濃濃的糖蜜味兒壓著他們,褚冥漾舔著自己的手指──是原本停留過對方嘴唇的那隻。
清脆的笑聲迴盪在狹小卻充滿溫暖的房間,夜妖精看著妖師翻出手機,本該違和的戲謔表情掛在那張平時溫和的臉上卻意外讓人有種親切感,或者說這種親切感只有哈維恩能感受到。
「你想要追我嗎?」

哈維恩幾乎不記得那頓午餐是怎麼度過的。
褚冥漾認為那是升上大學以來最爽的午餐。

夜妖精與妖師先天能力者的相處似乎回復正常,當校內都在相傳黑嚕嚕的聯研部校友只是度過了場艱難的生理期時,另一個爆炸的消息從清園席捲整個校園,殺的學生措手不及。
據說,妖師在又一次接受夜妖精和藹的教訓時拉住對方的衣領,用力一扯,世界頓時安靜。
『我想這麼幹很久了。』黑髮妖師舔過自己的嘴唇,朝四周石化的觀眾們挑眉,沒有人聽清楚妖師後來說了什麼,只留下褚冥漾拉起同樣還沒反應過來的哈維恩消失在傳送陣中。
有趣的是校園論壇發生了一場世紀規模的大爆炸。


後話。

「千冬歲,做個交易如何?」褚冥漾朝電話另一端的朋友微笑,開的水的蓮蓬頭嘩啦嘩啦的形成交響曲,「值回票價喔。」
『我怎麼會拒絕好友的請求。』千冬歲的聲音也明顯染上笑意,還有著奸商的氣味,『說說看,跟剛才的網站有關?』
「對,我想知道歐蘿妲賭哪對,還有目前賠率最高,沒錯,最高的。」他關起水龍頭,把自己放進滿水的浴缸裡面,簡單講述自己準備做的一些無傷大雅的小報復。
『我相信你,漾漾,但是你確定會這麼順利嗎?學期快結束了。』
「都可以搶銀行還沒辦法玩玩賭博嗎。」明明是疑問句卻說得十分肯定,他看著力量的氣流逐漸聚攏在手心,自信卻不狂妄的開口:「只要我說它贏,還有誰能讓它輸?」
『那我們必須著手影響原本的結果了,你有甚麼好點子可以增加變因?』
「有,這是場保證值回票價的投資。」

「你說,幾顆水精之石能夠讓雷多纏著西瑞不放?」
『兩顆?不,還是三顆,我想看不良少年被搞瘋。』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zi 的頭像
Junzi

君子花下死

Jun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