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夠與未來的自己談天,你覺得人生會有什麼改變?

CP
:無
分級:G,適合所有年齡觀賞
篇幅:一篇完結
背景:原作世界觀的現代時空(受57 Years Apart- A Boy And a Man Talk About Life啟發
角色:褚冥漾
屬性:意識流
Tag:特殊傳說、褚冥漾、角色死亡、BE?
 



那是一張很大的椅子,黑色的椅墊和木頭的扶手!我睜大眼睛想看清楚擺在椅墊上的紙,但是那太高了。

看不見底的白色空間,眼前免強稱得上是中間的位置有兩張簡單的木椅,我嘗試瞇起老花眼觀察了下發現沒有其他東西,兩張椅子上都擺著一張摺起來的紙條,除此之外便無。


接著我又想了想,既然看不到為什麼不直接爬上去呢?然後我走向右邊那張椅子,像是本來就應該坐在那裏一樣,但是椅腳太高很難順利爬上去。

擺著椅子就代表將會有人需要,誰需要?兩張椅子是代表需要商談?誰跟誰?如果這是工會或者鬼族搞的鬼那不就危險了?

我跳了幾下,然後左腳終於順利跨上去,通常這時就會方便多,當我試圖讓自己將右腳擺上去時身體飄浮起來。

黑髮的小孩在爬右邊的椅子,他就像是忽然出現一般,我看著那孩子右腳架在墊子上,雙手抓著扶手,似乎隨時都會跌倒的樣子。我把他抱了起來。

很大的手掌撐起我的身體,手掌的主人讓我順利拿到紙條還安穩的坐上椅子,所以一定是個好人,慢了很多拍才想起媽媽說別人幫忙要說謝謝,結果我卻看著抱我上來的阿伯發呆,因為他看起來好眼熟,跟好久才來一次家裡玩的叔叔很像。

我把小孩抱到椅子上後就座到他對面的那張椅子,忽然間零散的記憶蹦出來,我也順著孩子盯著我看的舉動,這讓人想起一些無關緊要的回憶。接著我翻開紙條,上面用中文寫了一些問題,對面的孩子有樣學樣地打開屬於他自己的紙條。
「你覺得『年紀小』最大的缺點是什麼?」

「恩……不能吃糖果?」可是糖果其實也沒有大伯的綠豆湯好喝,所以我馬上換了回答,「他們不讓我參與家……家廚去穢!」

「家族聚會?」

「對!就是家族聚會,阿伯好聰明!」

「為甚麼不參加家族聚會是缺點?」

「呃…因為姊姊跟表哥可以參加。」

「所以你寂寞了嗎?」

「不是我,我只是……好吧,他們排擠我時我可以去庭院玩,還是很有趣,所以也沒那麼糟糕。而且他們出來臉都像是感冒打過針一樣。」我停下來,這個問題有點難,所以我把紙上用注音寫的問題拿出來,如果他也回答不出來的話我就贏了!
「『年紀大』最大的缺點是什麼?」

「有很多事情想做也沒辦法做。」我偏過頭看向沒有鏡頭的空白,「像是我現在沒辦法衝浪,但是年青時不敢。」

「哈哈哈哈哈!我已經會游泳了!」

「好,那我問下一題──」

「不行!你還沒有說完!」

「剛才已經說過啦?」

「不行那不算!!你沒有認真回答!你沒有看著我的眼睛說話!我都跟你說家裡的事結果你說衝浪!」

「哇阿──你幾歲阿這麼會想。」

「姊姊教我不要相信陌生大人,不管怎樣總之先生氣假裝不認同不相信再問一次。」

「你姊姊教得很好。」

我挺起胸膛,沒有人比姊姊更聰明,雖然她很兇而且總是說些聽不懂很深奧的話。

「那好吧,我想最大的缺點還是沒辦法去做年輕時可以做的事──等等先別生氣,聽我說完。」我伸長手臂摸了孩子的黑色細髮,「我放棄選擇暗戀十年的人,沒有結婚也沒讓父母再走前看見孫子,雖然我覺得他們不在意。」

「這跟最大的缺點有關係嗎?」

「有阿,我已經沒有時間去愛所愛的人們。」

「喔、好吧,我不知道我這樣算不算贏……但是我很愛族人們。」



我溫和的朝男孩微笑,「你會想快點長大嗎?」

「希望。」我跟著阿伯一起笑,我覺得他笑起來比較好看,每個人都不應該傷心,「這樣就可以學姊姊現在讀的書,跟表哥去其他地方玩!」
「換我問,你會希望自己在年輕一次嗎?原因又是什麼?」

「這個問題在於我是否有能力嘗試回到年輕的時間。」

「甚麼意思?媽媽說每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阿。」

「你知道的,大人總會有一兩個不會告訴小孩的秘密方法。」

「不公平!!」我尖叫,興奮地大吼:「這個方法能讓阿伯年輕?可以到我這個年紀嗎?」

「理論上來說應該可行。」

「那還可以在更小嗎?」

「可以。」

「哇塞!這是不是就代表我把欺負小狗的同學丟到獅子籠裡讓他被咬然後在變小,這樣事情就像沒發生過一樣!」

「可以,但是你為甚麼想把同學丟到獅子籠裡呢?牠們可能會吃人,更或者籠子裡沒有獅子。」

「那我把他們弄到池塘,雖然姊姊說把人綁在樹幹上曬整天比較有用。」

「很有創意的點子,但是不覺得既然可以回到『年輕』,那怎麼不嘗試看看在小狗被欺負前把他帶走會怎樣?」

「這樣好像比較好?」我歪著頭,忍不住咬起指甲,「但是表哥說欺負就要欺負回去……等等!你還沒說想不想變小!」

「哦──我還沒說?抱歉,我忘記了,人老了總是記不住東西。答案是想的,但是我並不會這麼做。」

「為什麼?這樣你剛才說第二次機會不就浪費了?」

「因為年輕本來就只有一次,大把的時間更要學會愛惜,活在當下。」

「所以我還有很多時間,但是只有一次機會?聽起來好矛盾……阿伯下次可以講得的更簡單嗎?」

「盡量。」



「你會戀愛嗎?你覺得那會是甚麼樣的感覺?」

我皺著臉吐出舌頭,「像是吃到巧克力口味的跳跳糖。」

「為什麼?」

「因為大家都說黛芬戀愛了,阿、我有說她是最近才被帶來族裡的小孩子嗎?」講到這裡讓我想起黛芬高大可怕的身材,「就當我說過。媽媽說她喜歡我,喜歡應該就是戀愛,但是我覺得很不舒服,就跟吃了可怕難聞又在嘴巴跳來跳去的糖果。」

「恩。」我的眼睛可能被笑容擠到瞇起來。

「但是糖果很好吃……好吧,其實黛芬跑來找我玩時我會很開心。所以還不賴啦,如果她能跟我一樣高。」
「戀愛會有小孩嗎?」

「恩……如果你跟對方結婚就會有。」

「太棒了!那我會跟他玩樂高!那很有趣!而且他會叫我媽媽對嗎?」

「你的小孩會叫你爸爸。」

「爸爸是甚麼?」

「提供你一半基因的男性。」

「喔,那我知道,就是那個偶爾來玩的叔叔。」我停了下來,「但是我還是最愛我的家人。」

「那很好。」

「你有愛上過一個人嗎?那是甚麼感覺?」紙張的邊緣已經有些發皺,因為剛才它被我不停搓揉,然後我搶在阿伯回答之前開口:「我記得你說過你有!」

「對。」我將痠疼的背貼上椅子的靠墊,手撐著頭,「他是一個美麗的人,我們弄了很久才了解自己的想法。」

「你們結婚了嗎?」

「雖然他有拿著戒指衝到我家過,但是最後我們沒有在一起。」

「為什麼?」

「因為我無法陪伴他一生,不管如何努力最終都會先他而去。」

「你生病了嗎?」

「沒有。」

「為什麼你的答案總是否定呀?」

「因為我是大人啊。」

「好吧,媽媽也常這樣講,原諒你。」我有些不了解的歪頭,晃著掛在半空中的腳,「但是你們還是可以在一起對吧?」

「對,不過生活不只有是非題,我必須考慮他的身分和我的情況,還有更多的問題混在一起。」

「你每次都是這樣只跟自己討論嗎?我就知道,這樣不行,你應該要講出來,因為她也喜歡你啊,把別人排除在外視不對的。」

「你說的沒錯。」



「上面寫要我給阿伯一些建議。」

「我的也是。」我將紙張對折成原來的模樣,零碎的記憶拚成了出口,「我希望你不要喪失自信,的確有很多事情糟糕到讓人憤怒,失望,如果是別人給你的就把它放下,如果是自己帶上的就要克服,你要記住自己的想法……不要迷失,也不要忘記身旁還有其他人會支持你。」

「呃……我想、我的話……不要去做蠢事?像是找垃圾桶裡有沒有點心,我翻過,那裡面只有小強。」我趴在扶手上閉起眼睛,可能是因為睡覺時間早就超過,「跟家人相處時間多點,像我一樣。不要破壞生態,最近來家裏的風精靈少好多,小幻獸們都很虛弱很傷心,我只能親他們的額頭還有擁抱,但是他們還是一樣糟。」

「你做得很好。」笑容逐漸開始崩毀,還有最重要的一句話卻想不起來,當年怎麼說來著?己不欲勿施於人?好像不太對……等等!
我努力抓住僅剩的幾縷意志,回想幾十年前的一句話。
「人生裡面有很多好事壞事,把握住你所能碰觸的,然後用心去珍惜一切。」

「會記住的、哈阿……」我打了個哈欠跳下椅子,用力抱住阿伯,「去跟你喜歡的人結婚,我可以當花童。」

我用力地回抱小孩。

「好痛,你壓痛我了。」

「最後一次,抱歉,你準備要離開了嗎?」

「恩,我覺得媽媽再叫我,再不回應她會變得很可怕。」

「我想也是。」

「嘿。我們還會見面嗎?」

「會的。」

「那……掰掰。」我跟阿伯揮手,媽媽的聲音變得更大,我走到原本做的那張椅子後面,越跑越快,我聽見媽媽再叫我的名字才想到很重要的情。
「我叫   !不可以忘記喔──」
阿伯也跟我揮手,可是太遠了我沒聽見他講了什麼,希望他有聽到我的話。

「   ,再見。」我看著那孩子漸遠的身影,並了解到在這裡的所有對話都不會留存再男孩的記憶中,因為在這之後他會因為親眼見證自己一族之於他人是如何的存在而被迫忘記一切,所有事情都不會改變,儘管如此我仍希望那些話能在對方心中留下點痕跡,零碎的塵粒也好,或許未來就會不一樣。
但那已經不再是我的未來。

「好了,該我啦。」
我撐著扶手站起身子,走到椅子背後,墊子還殘留著溫度,我將木頭部位露出的紋理自細的摸了一遍,感受著樹木生前的溫度,想起似乎有過要笑著走完一輩子的約定,我嘗試著在微笑中背對著兩張椅子,那其實有點難,想要再次睜開眼睛的企圖不是沒有過,但世間萬物皆不可規避時間的安排,所以我邁開坐了好一段時間卻沒發麻的腳邁開許久未見的大步伐,隨著意識的朦朧發覺身體越是輕盈。
要對誰說呢?有時候人生就是該活的自私點。

我與時間一同分別。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zi 的頭像
Junzi

君子花下死

Jun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太棒了,看到小漾漾對大漾漾說要跟喜歡的人交談,心好痛,童言童語更顯得現實殘酷,就像是兩個世界的衝擊,他夢幻而又直接,他溫柔卻殘酷。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