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司口味的夢境,何時才會甦醒


04

「褚博士最近感覺是不是有些火爆啊?」
「那個來吧,每個月都會有幾天,翻身不怕側漏,蘇菲~」
「白癡,他是男的。」
「你這樣說就是性別歧視囉好同事,我也是男的但是前天那個才走耶。」
「拜託你們了,腦袋是裝飾品也就算,連眼睛都成玻璃了阿──老大他是被隔壁棟那個染藍髮的天降奇兵給性騷擾。」

他的實驗室裡沒一個正常人。
褚冥漾在開門後發出的十六個嘆息以及三十二次同樣的想法。
他的實驗室裡真的沒有正常人。

「老大,這句話有語病,它意味著你也不正常。」
「林,下次進來麻煩先敲門。」
「下次的事下次再說。」林拿著白底紅字的文件夾聳肩,語氣誠懇,「不過我這邊有個急件,方便的話快點看完告訴我感想。」
「門口在那。」褚冥漾抬頭微笑,很和藹的那種,「慢走不送,記得關門。」
「最後一個問題。」
「……。」
「外面新進的妹子們要我問的,你跟藍鬍子博士真的在搞基?」
「滾!」

當他整理完所有資料時指針已經邁向終點,他呼口氣認分的整理環境,直到實驗室恢復整潔時已經過了午夜,提醒他這個事實的是不停打鼓的肚子,哪天胃穿孔他可能都不會意外。
儘管他已經覺得驚嚇麻木,但還是在好不容易回到家時,打開門後忍不住驚恐,足足退後一公尺才恢復,嘴張了半倘才熊熊想起門外的監視器,褚冥漾也顧不得對人魚的戒心和被咬過後產生的恐懼,以畢生最大的力氣迅速的把人魚推進房間,碰的一下關門。
新室友正捲曲著那條巨大的魚尾盤在他家玄關,面無表情地看著他……被蛇盯上的青蛙,不,更像是占板上的肉塊。
說真的,那微挑的眉毛還帶了些疑惑,雜誌上的憂鬱小生都比不上這條人魚的十分之一。
他嘖了聲,這臉蛋這身材,丟出去安地爾還混個毛。
「怎麼了?」他走到窗戶拉起窗簾從縫隙觀察窗外,輕聲問,「有甚麼問題嗎?」
人魚的移動到他旁邊,他簡直想尖叫,靠得太近了!他對海鮮過敏!但是對方只是拉開他的外衣,指著肩膀上被砂布包起來的傷口,「痛?」
他搖了搖頭,進也不是退也怪,而且他也不想放棄這難得的機會。褚冥漾首先趁機觀察了人魚的外型,鰓位在脖子的兩側,但是人魚正在用鼻子呼吸,他可以感受到噴在他頭上的鼻息,還有一股鹹鹹的海味。
「不……」人魚拍打著尾鰭,臀部到大腿兩旁的華麗的魚鰭下垂,牠張口指著鋒利的牙齒,「有顱。」
「喔──是指有毒?」他本以為只是單純地咬傷,在注意到有毒的時候也是在實驗室裡意外檢查出來,他推測毒液分泌的情況可能跟蛇類似,而且他也在傷口裡面發現人魚的血液中含有抗體,褚冥漾眨了眨眼睛,「……很嚴重嗎?」
他本來的打算只是想試試看能不能套出人魚的處理方式,順便在試探下人魚對自己究竟是抱持著怎樣的態度。
人魚原本就已經離他很近,以至於俯身、伸手挽住他脖子這些動作根本無法反應,兩人的氣息幾乎糾纏在一起,他完全沒料到人魚會幹出這檔事。

褚冥漾的心臟再也經不起千錘百鍊的折騰。

05

當人魚用鋒利的指甲往他自己的手背劃開一刀,他當下只注意到一件事,沒想到人魚居然是溫血動物。

他看著正乖乖坐在、用坐形容也很怪,應該說安靜盤踞在地板上的人魚,他有些感慨和後悔,還有點心疼。
人魚再看到他一臉憂鬱─褚冥漾不否認那副表情有一半是裝的─被自己咬的傷口後,超級、認真地直接放血到上頭,恩,他真的有被感動到,就像是家裡養的狗狗弄傷自己後不停地舔著傷口一樣,雖然他比較擔心之後會不會感染的問題。
「話說,原來你聽的懂我的話?」
人魚用魚尾指向客廳裡的大螢幕,「板子、裡、很多。」
「喔喔?所以你是看電視學的?挺能幹的嘛!」他順利處理完人魚身上其他幾個來路不明的傷口後,滿意的看著繃帶完美纏繞的傑作,平時受傷多了包紮心得也是有在累積的。
「對不起。」人魚的聲音好聽到爆炸,「受傷。」
「沒差拉,反正這是把你撿回來的我的責任。」他拿下幾包玉米片,轉身打開冰箱,「倒是你,怎麼會一條魚跑來陸地?」
他以為人魚只是在組織詞彙,怕是聽不懂他的問題又再問了一遍。直到褚冥漾找到冰箱裡唯一沒過期的優格跟鮮奶後回頭,卻發現想錯了,人魚的臉冷到一個不行,該不會是那種從實驗室裡跑出來的電影橋段吧?
哪來的三流爛片阿。

口袋裡震動的手機打斷詭異的冷場,褚冥漾按下禮貌拒接後把倒好鮮奶還丟了超多玉米片的碗放到人魚身旁的桌子,當然也沒忘了湯匙,並用另一碗示範如何食用,看著人魚有模有樣的跟著做讓他有種還沒結婚卻有了小孩的感覺。
雖說他沒漏看人魚根本沒喝,估計是對他還有戒心吧。
褚冥漾帶著自己的晚餐縮回書房,翻開通話紀錄回撥,順便將電腦開機。
「姊?」
『資料傳過去了,除了你之前要的還有然要我順便傳給你的檔案。』
「然怎麼會突然傳檔案給我……」褚冥漾皺著眉頭點開信箱,「雖然這是私人的通訊位置,但是然現在跟我現在待的公司不是有糾紛嗎?」
『你管那群人幹嘛,而且,就算我們派你去當臥底也不奇怪。』
「姊…」他脫力的翻了白眼,「別把話說的這麼輕鬆好嗎,我很認真,再說我也不是臥底。」
『現在不是而已,我要先去忙了,然託我告訴你,最近做任何事都要注意。』
「恩好,那先掛了。」
『晚安。』

06

他癱在沙發上,吃著薯片,電視正在撥放復仇者聯盟,DVD是昨天收到的慰問品。
褚冥漾得到了個為期三天的休假,這得歸功於他在實驗室裡暈倒的壯舉。
嚇死一堆人的壯舉。
他只想感嘆自己的部下大概都是腦袋長在膝蓋,膝蓋生在菊花上,菊花開在弟弟上的動物。

「生病?」
褚冥漾側頭看向原本屬於單人沙發的位置,現在則是人魚最常待,那張為沙發了人類裡史的進步光榮退休。
「沒事。」他盯著人魚隨著呼吸起伏的胸膛,過然尾巴雖然有鰭但型態更類似於蛇,恩……要說的話,有點像亞洲龍,「餓了嗎?你早餐午餐都沒吃吧。」
「不,你好了傷口嗎?」
「不用擔心,很早就好了。」褚冥漾毫不掩飾地盯著人魚的身體看,基本外型都看過一遍,內臟大概推得出位置在哪,不過要更清楚的瞭解還是得切開來……說實在這真的有點噁,他很重視實驗,但對於人到倫理還是有一定底線存在,「我要叫pizza,你吃嗎?」
人魚微妙的點了頭。

「麥當勞歡樂送~」
褚冥漾迅速關上大門,這扇門在這個個月內已經被甩了兩次,如果門能說話那麼大概會發出痛哭的聲音,不過與上次甩門差別在於這次他聽見門外傳來的哀號聲,當然不是門。從聲音聽來,外面那位鼻樑斷了也說不定。

「你要為傷害我鼻子的行為負責。」
還真的斷了阿,「你要為打擾我休假的行為負責。」他想,那種鼻子乾脆取整個新的好了,整成人魚那種鼻形不錯,「即便你的存在就是種汙染,但是現在扯平了,放下那個pizza,然後滾。」
「吉祥物,我從來沒與到過這麼急著趕跑我的人。」
「我知道你的私人號碼,而且,我猜對這感興趣的應該不只你實驗室裡的。」
「號碼換了。」安地爾聳肩。
褚冥漾側頭,滿臉的懷疑,「喔?」

然後鈴聲響起。

07

「你真的完全開不起玩笑耶。」
「我一點都不想跟你開玩笑好嘛!」褚冥漾怒視著鳩佔鵲巢的男人,「心理陰影!心理陰影!你知道從前在研究所就因為跟一個捲毛染藍髮的中二渾蛋‧混‧得‧太‧熟!媽的,一堆人就這衝著這四個字來找我麻煩!!」
「錯在那些找麻煩的人身上吧。」
「去死吧!要不是你這渾蛋成天拈花惹草還指染校草,我才不會惹上那些爛事!」
「老同學,現在是怎樣?翻舊帳?」安地爾挑眉,語帶嘲諷,「你確定自己沒有惹到什麼人?」
「我這輩子就是惹到了你。」
他彎腰,做出鞠躬的動作,「榮幸至極。」

門以一種可以響遍整棟公寓的聲音又再度被用力率上,如果它可以做出一個表情,那大概會跟現在的他一樣,臭的不行。
人魚默默的滑行出來,手裡端著水杯,貌似要他歇氣,褚冥漾不知道他是從那裡學來的,也許是電視,歲月催人老、媒體催人殘。哪天人魚穿著圍裙問要先洗澡還是先吃飯,他完全不會訝異。
「你先吃,我要睡一下。」
「我也不餓。」
褚冥漾笑著戳了充滿肌肉的腹部,「我是不知道你們的身體的構造是怎樣,不過你的肚子可是早上就開始打鼓喔。」紙盒打開後起司的香味感染空氣中每一個微小分子,「反正這本來就是為了你才叫,上次煮的義大利麵看你還滿喜歡吃的,所以我想你應該不討厭起司之類的奶製品。等等,你不會是免強著吃吧?」
「喜歡。」
人魚直看著比起自己稍嫌矮小的背影,手忍不住過去觸摸那頭柔軟的黑髮。
「喜歡就好、欸別玩別人的頭……」他轉頭打算撥開人魚的手,但那對方瞳孔裡的情緒讓人反應不來。慘了,褚冥漾想。
「因為是你做的。」
人魚語氣毫無起伏,表情也是,但是目光卻露出赤裸裸的慾望。
「所以都喜歡。」
牠笑了,天崩地裂。
完蛋了。

他的臉有些燙。這絕對是因為那條魚靠得太近,所以引發海鮮過敏,不然這種現象根本毫無發生理由。
褚冥漾莫名覺得世界一定在哪裡破了一個口,而他只能緊抓著邊緣不至墜落,地球是如此狹小安穩,宇宙相對廣大且充滿不安的黑暗,儘管他可以看見人魚雙瞳中明滅的火焰,但那不足以促使人成為飛蛾撲火的笨蛋。
世界是如此安靜,彷彿只剩人魚淺而緩慢的心跳聲。褚冥漾此刻就像站在世界的邊緣,在Cerberus的河岸注視著另一個世界,他覺得自己似乎就要成為連接兩地的橋,門後的亡靈尖笑著欲破而出。

這是一片無際的汪洋,蔚藍中唐突的一座冰原在風雨中屹立不搖,同時具有魄力及美貌的人魚於水中躍起,強健的手臂泛起冷光,伸長的爪子泛著寒氣,巨大的魚尾滑過冰面,所經之處燃起火紅之炎。
身影被火光吞噬,碎落的冰晶彷若告別。
人魚輕吻著人類,滿足的瞇起滾燙的眼眸,鋒利的牙齒深入眼窩,牠用舌頭舔舐著血,模糊不清的在損壞的臉龐邊呢喃。
我愛你。


(前篇)Epoch00-03 奇蹟就像顆殞星
(後篇)Epoch08-09 咖啡正疲倦嘆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zi 的頭像
Junzi

君子花下死

Jun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