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就像顆隕星,然而終有燃盡


00

童話、Fairy tale。
仙女的故事,不存在的世界。
童年的話語中參雜的幻想太多,記憶並不是完全可信,故事裡的公主不存在,當然,也不會有變成王子的青蛙、留著長髮住在高塔裡的姑娘、更不會有永遠跳不停的舞鞋。
當悲劇如同海水般淹沒人魚公主,窒息的疼痛,章魚無法給出一瓶魚尾化腿的藥治療心臟上的傷口,它更沒辦法奪走美妙……呃、大部分故事中描述的美妙嗓音。
通常這時,身處現代的人們會選擇對著酒訴苦,從玻璃杯的折射窺見未來,偶爾聽聽喝醉的椅子發牢騷,或者跟舞廳裡的鋼琴共舞一夜,並且在隔天清醒後置身於崩塌的世界中向宿醉的馬桶嘆息。

沒錯,他相信自己身為一般人所能擁有的權力──普通,然而事實上,他的人生逐漸背離平凡,當一個平凡人遇上了不平凡的事,那將會成為世界級毀滅的楔子。

現在要講述的就是這麼一個戲劇性的喜劇,當平凡走向非凡,當災難遇上另一個災難,火山爆發、海嘯滅頂、山崩地裂、鬧劇般的劇本毫無預警的在從未排演過的情況下華麗上演。
這是一個史詩級的故事,然而,在這兩個異樣碰撞的奇蹟中,除了離去的、留下的,沒有任何一個人見證到世界脈動下被輾碎的心。

01

褚冥漾,家中最小的一個,上面分別有職業為魔女的藥學權威,親姊。以賺錢為樂的金融操盤手,表哥。專職發心靈雞湯的模特,大嫂。
還有不盡父責的跑海老爸,專職主婦的老媽,在一群非正常同齡人的環繞下,他可以窺見自身是如何完美繼承了父母偉大的平凡。

說起褚冥漾這個人呢,不提也罷,描述起來也就兩個字形容,平凡。
平凡這個詞就像是為他量身打造一樣,一分一豪也不差,他身高一般,學歷一般,智商中上的一般,工作稍好的一般,運氣一般……好,可能是比一般人在背了點,但還不至於超脫範圍。
但問題就出在這個一般,從裡到外擺明著就是個普通人,顯而易見的任何不可思議的事都不應該發生在他的身上。
然而,就在此刻這,褚冥漾覺得比起身處的世界毀滅,自身世界觀崩毀更令人崩潰。

「工作壓力太大了嗎?」
「不……有可能,最近的實驗總是失敗。」
「莫札特不也是失敗了多少次來著?」他敲著杯口,吹散咖啡上溫熱的霧氣,「總之,他也失敗了很多次才發明出日光燈。」
「你有太多槽點,真的,我不知道該從哪吐起。」
「那就別吐吧。」他放下被掐著脖子的咖啡杯,拖著兩層肉的雙下巴,「最近在做什麼?」
「恩……」很多,大概就像是從燈塔望下來一樣的感覺,甚麼都看的到,什麼都得做,還得維持著身為燈塔照明的功能,「大概是把手指跟手指混在一起做成派。」
「我怎麼不知道你轉行當叉燒包的繼承者?Finger pie?」
「來一個?」
「你的實驗成果我可不敢恭維。」

直到昨天為止,他也認為自己的實驗成績算是不錯的,雖然比不上別人,但他想這樣就夠,況且能做自己喜歡的研究就是一件很棒的事,不過──這一切就在昨夜分崩離析。
發現自己所了解的一切都無法解釋,單純的存在,他用盡所學都無法完美闡述。他深信自己微薄的運氣就在昨天用光了,因為他遇見瞭如此鼓舞人心的研究素材。
那隻砸到他的人魚。

褚冥漾聽過從天而降的少女,但卻從未聽聞從天而降的人魚。
但是那是宮崎駿,不是伊藤潤二。

02

他斜靠在躺椅上轉著電視,盡是些無關緊要的報導跟沒有意思的偶像劇,他敢拿畢生研究成果打賭,沒有一個節目能比的上現在所發生在他身上的事。
「牛肉吃嗎?」他朝廁所喊,在語末還破了點音,「或者我這邊也有鱈魚,雖然是生的……不過照理來說你應該能吃。」
他的聲音在空​​曠的客廳裡回響,而癱在冷氣房裡的他就像個自言自語的智障。
「……。」
好吧,牠大概不餓。
褚冥漾盯著開放式廚房架子上唯一有使用跡象的微波爐看,煩惱著明天早餐─還真是悠哉─另一方面也煩惱著浴室裡訪客的晚餐,恩,說不怕是假的,他不是樂觀主義者,養了一隻童話裡的生物,他還是挺徬徨的,雖然表面看不出來。
如果他膽子夠大根本不會放棄King Size大床委屈自己睡在頭腳都掉在外面的沙發,落的睡眠品質不佳─還必須隨時提防新室友危害人身安全的舉動─工作效率變差,可惡,他的論文還沒準備好啊!但是家裡唯一有浴缸的浴室在主臥室裡阿他根本不敢睡床阿阿阿阿阿阿這是誰設計的!

「晚餐我就放在門口。」
收起滿肚子的牢騷,他推開房門,躊躇在廁所前嘆氣。可惡阿這個場景怎麼看就像一個變態──他為什麼要說自己是變態!
「早上的時候……我不是故意的,可以讓我看看你的傷口嗎?」
人魚沉默,只聽到水波嘩啦的聲響從門縫洩出。

整理完幾乎沒有動過的廚房後他悶頭縮回書房,任命上網查人魚有關的資料,不用想也知道這只是白費工夫,找的到他就不用成天忙碌於研究,隨便一個網路鍵盤手就可以發表論文了阿。
但是這樣任由一條夢幻生物住在自家浴缸中,甚麼也不做的話真的很令人崩潰。
他嘆了一口氣,瀏覽器上頭顯示的資料毫無用處,照片倒是很多,有些看起來還真有點實感,但佔滿螢幕照片沒有一張跟他家現在養的這隻一樣,連大小都相差極大,照片上的小小一隻乾人魚,可浴室裡的那隻比他長了整整半個身體!
不是他要自誇,在亞洲男性平均身高中他也是相當自豪身高的。
再說,他可不知道哪知人魚居然可以在陸地呼吸行走。下半身的外型確實是魚沒錯,華麗程度堪比獅子魚,上半身的人形也是驚艷到一個極端點……咳。
書架上也有幾本新買的魚類圖鑑,其中有幾隻類似人魚的尾鰭,他拿起一本隨手翻了幾頁。行動上來有點像是蛇,雖然型態是魚,若從畏光這點看來像是深海魚,不過那外貌也太華麗了,雖說是畏光,但是眼睛的反應很好,如果他把魚的基因跟人類的混在一起?
不、就算成功大概也只是類似於魚人這類生物,不可能會像這條一樣,堪稱造物主的奇蹟。

「嗚嗚喔喔喔阿阿嘎……」褚冥漾把自己丟到沙發上,發出無意義的呻吟。他覺得很累,心累,或許該找個時間請假。
褚冥漾舉起手幻想著自己處於操作台,正準備將人魚的血液分析,把美麗身物的DNA序列排出是合等讓人嚮往的事,如果能更細微的觀察牠的生理變化、體內器官構造該有多好,「…好想拆開來看裡面的模樣……那天沒看清楚牠的鰓長在哪,一根頭髮也好,早知道就趁牠昏迷時偷拔幾搓。」
可惡! !這麼珍貴的研究素材啊! !
褚冥漾忍不住翻滾,顯然早忘了這裡是書房,他躺的不是臥室裡King Size的床,而是頭跟腳都會掉出半截的小沙發。

浴缸裡的人魚幾乎是在碰的一聲徹屋子的瞬間往書房的位置看去,當然看到的也只會是潔白的磁磚。

「FFFFFFUCK!」
褚冥漾用力地跳起來按住肩膀,一絲鐵味在掌下醞釀。

幹,冥玥說他是白癡還真說對了。

03

玻璃門用力地撞向牆壁,警衛眼皮跳了幾下才完全清醒,他驚訝地看向快速走過的始作用者。驚訝原因分別有二,第一是現在並非正常上班時間,根本不會有研究人員穿過那扇門,二則是他從沒見過這種狀況,褚博士向來以溫和有禮獲得許多人的青睞,那種焦躁卻冷靜壓印的表情從沒出現過。

他看著飛騰白衣的背影漸遠,遲遲才想起警衛的職責衝了上去。
「褚博士!您的實驗室現在還不能進去!」他撐著肥壯的身軀氣喘吁籲跑向研究員,「您那一區正好在做電路維護。」
「電路維護?我沒有收到這種通知。」褚冥漾下意識地咬起指甲,「如果是電路維護,那我更該去實驗室裡檢查……」
「那隻是一般線路的檢查,不會影響到您存放細胞的、呃、研究進度?」
慌張,眼神飄移,晚餐吃很不錯嘛,褚冥漾手搭上警衛的肩膀,「之前陳博士的那間可以用嗎?」心跳快速,冒汗,兩人值班,「我記得他走了後到目前都還沒有人提出申請。」
「不行啊,那裏也是電路維護的範圍。」警衛乾嚥了下,有些緊張的從口袋拿出黑本子,以至於沒看見褚冥漾的眼神,「大概還要三個小時電路才會修好,我幫您查查看有沒有其它空的。」
褚冥漾盯著用筆記本裡夾的衛生紙,說謊,賄賂,問題在於出錢的是誰,「麻煩了。」

「不麻煩,我可以藉褚博士實驗室。」
他看了眼向來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咖啡成癮症患者,歪頭想了想後向矮了自己半顆頭的警衛道歉,「那麼就先向你說聲謝謝,阿希斯先生。 」
「不用客氣,如果你介意的話今晚陪我喝杯咖啡如何?」
「心領了。」

他撥弄著披散著肩膀的藍色長髮,無聊晃著腦袋,偶爾撇幾眼專心工作同梯。
「褚博士,你有沒有被甚麼人給記恨?」
「別把我跟你相提並論。」
「哎呀哎呀。」他聳肩,手輕浮的搭上褚冥漾的腰間,「人紅是非多,更何況我又長了張得天獨厚的臉。」
是阿是阿不要臉。褚冥漾揮開落到視線前方的藍色捲髮,不予回應。
阿希斯見狀更大膽的將頭靠上他的肩膀,發癢的氣息噴灑在耳旁,他拔掉手套伸手抓住那搓藍色微捲的長髮,「在不離開我就拔光你的頭毛。」
「我投降,禿前額可是會傷害到一票女性的身心靈,身為吉祥物的你捨得嗎?」
「我只覺得你光是存在就傷害到我的身心靈,而且汙染空氣。」他用力地打掉Tip轉頭猛瞪還摟著自發性摟腰狂魔,「我很感謝你提供實驗室,但是還希望你能把‧手‧離‧開‧我‧的‧腰,謝謝。」
「哈哈哈,這麼看來實驗中開不得玩笑不是謠言了。」
「我一向很認真,而且謠言是從你發起的,先生。」
「但是離開實驗後就很好欺負。」他笑嘻嘻的轉著從褚冥漾大褂裡摸出來的筆,「別否認,我說的事實話。」
阿希斯不確定自己的後話對方是否有聽到,褚冥漾看起來像是已經投入實驗的世界中。
他看著忙碌的背影,玩味的笑了聲,順便拍了張照,這副模樣跟平日被莫名其妙被帶去酒會的小天使完全不同。流暢的動作,一氣呵成的美麗背影他看了很多次,倒也稱得上熟悉,不過今天的行動看起來似乎有某種不協調,一向安分轉動的齒輪似乎哪裡損壞,秒針一顫一顫的抖動前進。

「阿……」
「如果是冷凍離心機的話,我已經幫你預冷好了,不用客氣。」
「真難得,沒想到你偶爾也會做些人事呢阿希斯。」
「我們可以離開這種互相傷害的對話氛圍?我覺得這樣下去會失血過多,而且兇手是你。」
「那怎麼不就去死死好?再說,至少給我把鹹豬手拿開在跟我談論對話氛圍的問題啊死變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zi 的頭像
Junzi

君子花下死

Jun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